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郝玉青:将《射雕英雄传》引入西方世界的瑞典姑娘

2018年02月24日 07:05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伦敦2月22日电(天下人物)郝玉青:将《射雕英雄传》引入西方世界的瑞典姑娘

  新华社记者张代蕾

  瑞典姑娘安娜·霍姆伍德有个好听的中文名字:郝玉青。

  

  译者安娜·霍姆伍德在瑞典家中的书房。(译者本人提供)

  今年春节对她而言是一个充满期待又略感紧张的节日,因为由她翻译的中国经典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英文版第一卷定在春节期间面向全球正式出版发行。这也是该书首次被译成英文出版。

  六年成一书

  郝玉青翻译的《射雕英雄传》英文版第一卷22日由英国麦克莱霍斯出版社面向全球发行。

  

  22日,英文版《射雕英雄传》(右)在伦敦书店出售。(新华社记者张代蕾摄)

  “这是我人生中的一个重要时刻。”郝玉青对新华社记者说。

  从产生翻译的念头到最终出书,她用了将近6年时间。

  2012年,在中国从事过图书代理工作的郝玉青向一位西方图书代理商推荐了《射雕英雄传》。她认为,翻译金庸的这本书可以成为一个良好开端,是向英国出版界介绍中国武侠作品的绝佳方式。

  代理商随后让她摘译了一段《射雕英雄传》作为样本,开始寻找对此感兴趣的西方出版商。第二年,麦克莱霍斯出版社看中了郝玉青的翻译,买下版权,计划把这本书分为四卷陆续翻译出版。郝玉青负责翻译第一卷和第三卷。

  去年年底,记者刚联系上郝玉青时,她正在为该书第一卷做最后的润色和校对工作,同时每天还要照顾年幼的儿子,忙得天昏地暗。

  不过,郝玉清把这本译作看成自己的另一个孩子,为了“孕育”它,不得不牺牲一些陪伴儿子的时间。

  “养育孩子的父母都是真英雄,”她笑言,“但我希望以自己的工作给儿子树立一个好榜样,让他知道努力工作和家庭生活都重要,应该可以兼顾。如今,这本书出版,就像孩子独立了,我没法再做任何修改,只能学会放手,让孩子独自出去闯荡,同时心里为他祈祷。”

  以“谦卑的心”译金庸

  

  22日,英文版《射雕英雄传》在伦敦书店出售。(新华社记者张代蕾摄)

  郝玉青的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瑞典人。她在英国长大,后在牛津大学读历史专业。十多年前,20岁出头的她独自到中国游学。“那是一次奇妙的旅行,我很遗憾自己听不懂中国话,但我又很好奇,因此回到欧洲后我决心要学中文。”

  这一学,就是整整三年。郝玉清先到英国牛津大学中文专业学了一年,之后去台湾师范大学语言中心深造,最后又返回英国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研读中国文学和历史。

  郝玉青偏爱中国古典文学,唐诗、宋词、文言文,都令她痴迷。她为女词人李清照所倾倒,亦钟情屈原的《楚辞》。

  “相比正统文学,我更喜欢在不落窠臼、充满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作品里徜徉。”郝玉清说。这也是她后来迷上金庸武侠小说的重要原因。

  在台湾留学期间,好友推荐她读金庸。面对书店里满满一书架的武侠小说,她买下了自己的第一本金庸作品《鹿鼎记》。

  她认为,金庸的武侠小说是对中国古典文学的传承,“有点像《西游记》和《水浒传》”。此外,金庸善于在虚构的武侠世界里表达自己的价值观,这也让郝玉青感到有趣。

  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学习期间,郝玉青开始接触中国文学翻译。毕业后,她选择翻译为职业,“每天做的事都是阅读、翻译,以及向西方市场推介优秀的中国文学作品”。

  她翻译的第一本当代长篇小说是《山楂树之恋》,此外还有不少短篇小说。翻译《射雕英雄传》是她迄今为止觉得最难的一次挑战。

  她告诉记者,金庸小说涉及大量历史背景、文化习俗、人物、食品、中药……单单是理解这些事物名称并准确翻译出来,就相当不容易。此外,如何翻译原著中虚构出来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也令她“头疼”。

  不过,在她看来,最大的困难还不是这些。她深知金庸原著在读者心目中的地位,因此她必须“怀着一颗谦卑的心”来翻译。

  “肯定会有读者在看我的翻译时忍不住对比原著,一想到这点我就紧张,”她坦言,“但我真的尽力而为了。”

  期待激发更多文化对话

  郝玉青说,她的翻译不追求“字字对应”的准确,而是更注重通顺易懂,希望达到“就像金庸在和读者用英文讲话”的效果。

  “最糟糕的是你把每个字都翻译准确了,但译作读起来却毫无生趣,这完全丧失了文学翻译的意义,”她说,“小说是一种充满娱乐性、创造性的文学形式,用另一种语言,尤其是与汉语完全不同的语言,再现和保留这些特性,需要一定的灵活性。”

  郝玉青认为,金庸作品里有侠肝义胆、江湖情仇,是全世界读者都喜欢的内容,“现在有许多西方人在练武术,也喜欢看功夫电影,这说明武侠小说在西方一定会有一群‘核心’读者”。她非常看好中国武侠小说在英文图书市场的前景。

  对于文学翻译,郝玉青认为,译者的责任是“创造新的对话,激发新的兴趣和讨论”,因为一本译作的面世可能会促使更多相关作品被翻译介绍给其他国家的读者。

  “翻译永远不是终点,每一本译作都是(不同文化)对话的一小步。我知道没有翻译是完美无缺的,总有地方让人不同意或者不喜欢,但我一直坚信:不翻译才是最大的缺失。”


(责任编辑:马常艳)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