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美股重挫引全球市场风声鹤唳 新兴市场面临风险

2018年10月12日 06:53   来源:经济参考报   

  美国股市暴跌引发全球市场11日集体跟风大幅下挫,亚洲、欧洲主要股指纷纷走低。市场人士称,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美联储持续加息将导致融资成本升高、流动性收紧,美国股市面临修正风险。与此同时,新兴市场资金流出的风险也值得警惕。

  全球股市跟风杀跌

  10日,标普500指数下跌3.29%,创出2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使其自9月20日创下历史高点以来的跌幅达到了5.0%左右。道琼斯指数跌幅为3.15%,纳斯达克指数跌幅达4.08%。11日,受美股大跌影响,恐慌情绪笼罩全球多地,亚洲股市集体大幅收跌,欧洲股市开盘也出现下挫。

  当日,澳大利亚股市创下2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几乎所有行业都大幅下挫,股市市值蒸发约500亿澳元。该国基准S&P/ASX200指数自6月初以来首次跌破6000点关口,截至收盘,该指数下跌166点至5883.8点,降幅为2.74%。

  东京股市日经225种股票平均价格指数暴跌915.18点,比前一个交易日下跌3.89%。东京股市大多数股票被投资者抛售,丰田汽车、全日空控股等大型上市公司股票创下今年以来的最低价。

  恐慌杀跌情绪也蔓延至中国,A股三大指数全线暴跌,上证综指下跌142.38点,跌幅5.22%,收于2583.46点,创近4年新低;深证成指下跌6.07%,收于7524.09点;创业板指下跌6.30%,收于1261.88点。香港恒生指数下跌3.54%,至25266.37点。

  11日开盘的欧洲主要股指也纷纷低开,英国富时100指数低开1.4%,德国DAX指数低开1.3%,法国CAC40指数低开1.5%。

  谈及全球市场下挫的原因,《华尔街日报》文章称,投资者重新聚焦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债券收益率上升和贸易紧张局势加剧的问题。

  澳洲联邦银行市场分析师汤姆·皮奥特罗斯基说,美股一夜暴跌并非源自单一因素,其波动性加剧归因于利率的提升、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升温以及油价普遍走高。“而美国股市暴跌,令投资者感到不安。”他说。

  美股下修压力增大

  美股正面临下修压力,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措施可能扭转长期以来美股的上涨行情。

  美国总统特朗普10日说,美国股市经历了一次意料之中的“修正”,还言辞激烈地批评货币政策。特朗普此举引发外界对总统干预美联储独立性的担忧。

  特朗普当天在宾夕法尼亚州参加集会活动前表示,美联储当前的货币政策过于紧缩。他表示,美联储正在“犯下错误”,并称美联储已经“疯了”。他还表示“真的不同意美联储的做法”。不过,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尚未对特朗普的言论作出回应。

  美联储上月26日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25个基点至2%-2.25%。这也是美联储今年来第三次加息。同时,美联储对未来两年加息节奏的预期也维持不变,预计今年还将加息一次,2019年和2020年将分别加息3次和1次。多数经济学家和市场人士预计,美联储将在12月进行今年第四次加息。

  投资者担心美联储未来的加息力度,一些人还怀疑美联储是否会效仿前几任主席的做法来支持市场。

  “市场正在消化加息最终以抵押贷款利率、汽车贷款利率、学生贷款利率的形式渗透到实体经济的可能性,”安联环球投资驻纽约的美国投资策略师表示,“我们看到的是,市场在为未来增长可能放缓做准备。”

  受到特朗普政府去年大幅降低公司税以及美国经济扩张的刺激,美国股市迅速反弹。截至9月末,美股今年涨幅接近10%,之后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攀升,且美国贸易政策相关忧虑促使投资者离场避险。

  外界普遍认为,自2009年3月以来美国股市进入了史上最长的牛市期。自那时起,标普500指数已经上涨逾三倍,许多投资者一直在讨论美国股市何时、而非是否将结束涨势。

  有观点分析说,牛市已经保持了十年,这期间几乎看不到10%左右的修正。每次下跌接近这个幅度时,市场就涨回去。现在情况不同了,10年期公债收益率大幅上涨。美股将迎来一次迟来的修正。

  许多投资者将股市修正定义为从高点下跌至少10%,通常是对过度上涨的一种反应。

  新兴市场面临风险

  随着外部不确定因素增加,新兴市场的资金出逃风险加剧,经济短期内可能受到较大威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分析称,如果加息带来的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加速等导致市场陷入不稳定,那么,新兴市场国家面临1000亿美元规模的资金流出风险。IMF警告称,这种情况可能匹敌10年前爆发的金融危机。

  IMF的报告分析称,“在最近半年,世界金融稳定面临的短期风险略微上升”。除了美联储加息和美元升值,贸易摩擦激化等因素,新兴市场国家还正面临资金外流的风险。

  报告还展望认为,如果发达国家的金融环境迅速收紧,再加上新兴市场国家的政局动荡和政策方面的不确定性等,新兴市场国家将面临资金加速流出的风险。

  报告分析称,“除中国之外的新兴市场国家的(债券等)市场发生全年1000亿美元或更多资金外流的概率为5%”。这一流出规模相当于相关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额的0.6%。越是在过去低利率环境下有大量资金流入的新兴市场国家,资金外流的规模将越大。考虑到阿根廷和土耳其等国,报告称,“尤其是官民依赖外部融资的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将受到严重影响”。

  IMF在报告中呼吁称,“新兴市场国家有必要出台措施应对进一步的资金外流压力”,呼吁采取建立健全的政策体系和加强外汇储备等举措。

  报告还建议,为进一步提高全球金融体系的韧性,应完成金融监管改革议程,并避免改革出现倒退。应当更加积极主动地运用金融监管,以充分应对潜在系统性风险。同时,监管机构必须关注新的风险,包括网络安全、金融科技等可能给金融稳定造成的威胁。


(责任编辑:佟胜良)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