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洋垃圾”:美15.5万工作岗位依赖对华垃圾出口

2017年08月15日 08:02   来源:国际金融报   

  云南省昆明市,昆明海关在寻甸县云南华再环保公司采用“绿色销毁”方式处理废旧光盘“洋垃圾”35.4吨。

  贵屿,一名妇女正在分拣垃圾。

“里面是否有活性炭?”

  “有!那肯定有!为了装这个,花了20万!”

  中国通知世贸组织“年底前禁止四大类24种固体废物入境”后的第七天,环保部门专项检查小组与浙江嘉兴一家塑料厂老板一问一答。

  几分钟后,这位老板斥责属下,“我让你们搞好你们不搞!”

  与此同时,数千公里外的美国,北美固废处理协会(SWANA)首席执行官大卫·比尔德曼打算与美国商务部和贸易办公室代表谈一谈,如何应对中国“年底前禁止四大类24种固体废物入境”。

  如果继续延展这一画面,还可以看到一些贸易商、货船老板以及海关总署的反映。

  为何短短18个字的表述,引发如此大的蝴蝶效应?

  请跟随《国际金融报》记者走进“洋垃圾”生态园。

  海上走私

  2005年3月28日,位于英国肯特郡的格罗夫纳垃圾处理公司打包了近1000吨“干净废纸”,装入50个集装箱内,从英国费利克斯托港启航,横穿大西洋,经巴拿马运河,最终抵达中国港口,这是一段数千海里的远行。

  然而,当巨大的货轮行驶了163海里,却被荷兰警方喊停。当警方开启集装箱后发现,50个装满“干净废纸”的集装箱,实际上装的是塑料袋、电池、饮料罐、废旧衣物等未经处理的已受污染的垃圾。

  这艘货轮没能再往前行,而是停靠在荷兰鹿特丹港口。正是这一次抽查,让“洋垃圾”的商业“野心”第一次暴露在国人视野中。

  12年过去了,这样的猫捉老鼠的戏码还在上演:一艘满载上千吨固体废物的货轮,从某国码头起航,驶抵公海与人接头交易,再靠岸时已在我国口岸,通过伪报、瞒报、夹藏等方式躲避海关监管,或者直接“绕关”……

  2017年5月份,温州海关人员就破获了一起“洋垃圾”走私案,走私人员向海关申报时把国家明令禁止进口的电解铝阳极炭块残极谎称为人造石墨材料。走私人员意图将其倒卖给国内厂家充当燃料,电解铝阳极炭块残极价格还不到煤炭进口价的一半,其中利润可想而知。

  8月1日,据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张广志介绍,当前“洋垃圾”走私呈现三大特点:一、区域性特点突出。数据显示,2013年以来,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地区所在海关累计查处走私废物案件400起,查证涉案废物117万吨,分别占案件总数和涉案废物总量的73%和61%。二、利用他人许可证走私进口固体废物问题突出。三、以伪报、夹藏等方式走私“洋垃圾”时有发生。有的在申报进口时,以伪报产品名称方式,逃避海关监管;有的在申报进口可用作原料的货物时,夹藏“洋垃圾”。

  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海关缉私部门共查获走私固体废物刑事案件146起,查证涉案废物26万余吨。

  “一转手数倍利润”

  那么,洋垃圾究竟是什么?

  要说清这个概念,绕不开固体废物。

  根据中国有关部门规定,国家允许进口部分固体废物。

  据记者了解,作为生产原料的再生资源,进口固体废物主要有废旧塑料、废旧纸张、废旧橡胶、稀有金属冶炼矿渣等。

  搞清楚固体废物的概念,洋垃圾的概念就很清晰,一言以概之,“洋垃圾”,是指禁止入境的固体废物,主要有两大类:一、以走私、夹带等方式进口国家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二、或未经许可,擅自进口属于限制进口的固体废物。

  进口固体废物的生意越大,洋垃圾的诱惑也就越大。

  根据美国废弃金属回收工业协会(ISRI)的统计,2016年中国共从美国进口了价值56亿美元的废旧金属制品。根据ISRI主席罗伯特·魏纳的说法,美国有15.5万个工作岗位都依赖于美国对中国的垃圾出口。

  2014年9月,国际固体废物委员会(ISWA)发布一份题为《全球塑料垃圾回收市场:中国的故事》的报告,“从2006年到2012年之间,中国塑料废料进口量从580万吨飙升至890万吨,增长了66%。”

  截至目前,中国是目前全球最大固体废物进口国,年进口量占全球年产生量的56%。2016年,仅废旧塑料进口量就高达730万吨,总值达37亿美元。

  面对巨大的废旧固体资源商机,洋垃圾也想分一杯羹。有国际组织调查,每年约有5000万吨以上的危险废物从发达国家运往亚非拉等地的发展中国家,而中国是主要受害国。

  “中国市场实在太好了,中国的买主能出别人两倍以上的价钱。”纪录片《塑料王国》开篇,在美国加州伯克利市的生态中心垃圾回收部,大货车把一箱箱的垃圾倒进回收站,一些未经分拣的塑料垃圾,压成大方块,装上货轮,生态中心回收部门的经理丹尼尔·马赫(Daniel Maher)道出了这些垃圾运往中国的秘密。

  有媒体给洋垃圾利益链算了一笔账:洋垃圾到岸价140美元/吨,其中10美元付给中间商,加上进口税等费,洋垃圾成本在人民币1000元至1100元/吨,通过分拣,废纸销售价格约人民币2000元/吨,牛奶瓶、矿泉水瓶等塑料制品,销售价约人民币7000元至10000元/吨,铝制易拉罐等物品市場销售价约人民币4000元/吨。

  在旧服装行业,利润更加惊人,“国内接货人以一二百元一吨购进以旧服装为主的洋垃圾,然后经过层层分拣,最终能按1元钱1斤的价格销售出去,除去人工成本,转一次手价格就翻了几番”,“即便最后有一半旧服装无法二次销售,彻底变为垃圾抛弃,通常也能达到10倍左右的利润”。

  空船有的是

  洋垃圾利益链各个环节的生存土壤是什么?又是如何运作的?

  欧美发达国家对废旧固体的处理条例不一,但是出口管理普遍偏松。比如,从英国进口垃圾,流程简单。

  第一步,取得许可证,困难指数一颗星。

  以英国为例,按律法,出口受污染的垃圾是违法行为,但是出口“混合型”绿色垃圾是免费的。由于“没有特别的监管”,垃圾公司只需要将垃圾打包,贴上“废纸”的标签,就能轻易获得许可证。

  第二步,找到运送垃圾的货轮,困难指数一颗星。

  运垃圾需要货船,我们从贸易数据中找一找货船数量。

  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统计,在全球贸易中,以货物价值量计算,有85%的货物是由海运完成的,海运在对外贸易中占据了绝对比例。考虑到中国与欧美发达国家之间的贸易逆差,货船有的是(中国大量商品出口到欧美,但是这些船将商品运到这些国家后,却很少能够再运同等价值商品回国)。

  以英国为例,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06年-2015年的10年间,中英之间的贸易逆差有9年呈现上升趋势。截至2015年底,中英贸易差达到了406亿美元。

  在英国费利克斯托港,能看到世界上最大的货轮从中国源源不断地运来上万个装满了消费品的集装箱,但是,很多时候,这些货轮从英国返航时,是空船。

  这些货船返回中国时,如果不捎带一船“货物”回去,无疑是一种“资源浪费”。英国前环境大臣本·布拉德肖宣称,“货船载满垃圾回到中国是常有的事情。”

  截至2015年底,中国对外贸易进出口差额已经达到3.68万亿美元,并且在与发达国家的贸易中,长期处于贸易顺差状态。正是因为贸易逆差,产生了货船容易空船回国的问题,进而滋生了运输“洋垃圾”的灰色运输地带。

  废纸缩影

  面对中国近期提出的禁止进口“洋垃圾”,不少人质疑,为何现在“禁”,之前一直“进”呢?

  环保部国际合作司司长郭敬坦言,“在过去特定发展阶段,一部分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在弥补国内资源短缺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

  比如造纸业。伴随着经济迅猛发展,中国市场,纸与纸板的消费量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的纸与纸板的消耗量就达到了5549万吨,远高于美国(2890万吨)、日本(1914万吨)和欧盟(4127万吨)。

  纸与纸板的消耗导致了生产企业对纸浆的大量需求。可中国森林资源相对匮乏,人均森林面积仅为世界水平的四分之一,因此,进口废纸能弥补一定的纸浆需求缺口。正如中国环境科学研究所研究员王琪所言,“进口废纸质量好,大多是木浆,经过循环利用能制成较好的纸张”。

  从环保角度看,循环利用废纸是亲环境行为。据有关数据,利用一吨废纸造纸和一吨木材造纸相比,可以节约40吨水、600度电、3立方米木材或者9棵百年大树,少产生3立方米固体废物,且节约大量用于处理废渣的资金。因此,废纸也被称为“二次纤维”。

  浙江嘉兴平湖某废纸再生环保企业每年从国外进口废纸,2016年该厂进口废纸2万吨,约占原材料的4%,一位负责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强调,废纸主要来源地是日本和美国,废纸质量都比较高。

  数据显示,2005年,中国造纸所用的废纸纸浆中,进口废纸纸浆占了近一半。截至2015年,36.24%废纸浆依然要依赖进口。

  事实上,此次中国向WTO通知不再进口的是24种“洋垃圾”,并不是所有固体废物。比如,那些分拣良好、可利用价值高的废纸依然允许进口。

  企业“苦水”

  国内垃圾分类体系不完善、执行力度不够,导致国内垃圾回收成本、再利用成本偏高,也是洋垃圾滋生的原因。

  在中国,一方面,在垃圾分类制度建设体系中,居民的垃圾分类意识依然不强,直接导致固体废物中往往是生活垃圾、废纸塑料甚至医疗垃圾掺杂;另一方面,在垃圾回收生态链中,穿街走巷的小商小贩是重要一环,这个群体的垃圾分类意识其实也比较单薄。

  两大群体的垃圾分类意识薄弱,直接导致国内垃圾的回收率、回收成本以及回收质量,均不高。

  还是以造纸业为例,数据统计显示,2014年,国内纸与纸板的消费量达到了10071万吨,其中,半数(4900万吨)无法回收。对比英国、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早在2008年,这些国家的废纸回收率就超过75%。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调查,正是基于国内垃圾的利用率低、使用成本高,不少化工企业选择“舍近求远”的做法。一位受访者“倒苦水”,“进口一吨合格塑料只需约1400元,而向国内购买一吨却要5000元”。

  嘉兴市南湖区某PET瓶片生产公司负责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原材料主要是从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等发展中国家进口,进口价格远低于国内市场。面临着禁止洋垃圾进口的政策,或许会考虑将生产线转移到国外,实行就地生产。

  “猫捉老鼠”

  “里面是否有活性炭?”

  “有,那肯定有,为了装这个花了20万。”

  7月25日下午,浙江嘉兴平湖市某塑料厂,环保部专项行动组与工厂老板一问一答。

  随后,检查组要求老板现场打开活性炭装置。尴尬来了,该企业活性炭装置形同虚设。

  老板为掩饰尴尬,转头指责下属,“我让你们搞好你们不搞”。

  7月,环保部启动了打击进口废物加工利用行业环境违法专项活动。环境保护部负责人称,开展专项活动就是为了配合此前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洋垃圾入境的改革方案。

  今年4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34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7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印发该方案,“2017年底前,禁止进口来自生活源的废塑料、未经分拣的废纸以及废纺织原料、钒渣等环境危害大、群众反映强烈的固体废物。2019年底前,逐步停止进口国内资源可以替代的固体废物”。

  既然从行业看有需求、企业有需求、货轮有空间,为何还要禁洋垃圾呢?

  最大问题是环保问题:一方面洋垃圾本身不环保;另一方面,处理洋垃圾的企业缺乏环保意识和环保处理措施。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调查,处理洋垃圾的企业,不少是“散、乱、污”企业,污染治理能力低,一些企业甚至没有污染治理设施,加工利用中的污染排放严重损害当地生态环境。洋垃圾携带的病毒、细菌等有毒有害物质可能直接感染从业人员。

  7月18日,中国正式向世界贸易组织递交通知,将在今年底前禁止四大类24种固体废物入境,其中包括生活来源废塑料、钒渣、未经分拣的废纸和废纺织原料等高污染固体废物,这些进口固废通常被人们称为“洋垃圾”。

  中国环保部在送交WTO的文件中指出,“发现大量的高污染垃圾与危险性废物,混合在可回收的固体垃圾中,这严重污染了中国的环境。为保护中国的环境和人民群众的健康,我们要紧急调整进口固体废物清单,禁止高污染固体废物的进口。”

  与此同时,海关总署开展专项行动。

  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宁波检验检疫局共检验进口废物原料21128批,其中,检出环保不合格73批。此外,上半年,山东检验检疫局也退运了4500余吨的进口废物原料;近一年来,南京海关退运了7.25万吨固体废物。

  张广志透露,“将密切与公安、边防、海警、环保、商务、检验检疫等部门的联系配合,严厉打击治理‘洋垃圾’走私及国内非法加工销售行为。”

(责任编辑:林秀敏)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