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菲佣,菲律宾“国家英雄”的背后

2017年08月09日 08:31   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驻菲律宾特约记者 赵龙 本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凌德 本报记者 邢晓婧 邓晓慈 赵觉珵】菲律宾媒体日前披露中菲正在商讨引入菲籍家政服务人员(菲佣),称中国计划开放五个主要城市,并提供高达1.3万元人民币的月薪。尽管消息仍未获中国官方确认,连日来已持续引起舆论高度关注。《环球时报》记者从菲方了解到,预计下月中菲将进行正式洽谈,而所谓“1.3万元月薪”则不属实。在菲律宾,包括菲佣在内的海外务工人员被称作“国家英雄”,菲佣更是享有“最专业保姆”之美誉。然而,在这些光环背后,是她们为生活而寄人篱下的心酸。她们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她们的“专业”是怎么培养出来的?她们的生存状况究竟如何?

  听一位中国雇主讲他和他的菲佣

  “菲佣素质有好有坏,但大部分比国内保姆要好。”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工作的穆先生,跟《环球时报》记者谈起在国内请小时工和保姆的经历时有些愤懑:“天热的时候还要给她倒水,对待菲佣就轻松多了。”

  菲律宾人的名字比较长,一般会有个容易记住的英文名字,穆先生家的菲佣昵称是“咪咪”,30来岁,以前在迪拜工作过3年,算是“高端人才”。外界对菲佣的评价普遍是“任劳任怨”,穆先生对此深以为然,表示他家咪咪每天就是“干活”。早上6点钟起床,扫地、做饭、洗衣服,没有上下班的概念,反正住在一起。每周日休息一天,每年有几天年假。如果雇主愿意把年假折算成工资的话,也有很多菲佣愿意放弃休假,因为这种情况通常按照时薪标准的双倍结算。

  穆先生每月支付咪咪约合人民币2500元的工资,包吃住。这个薪酬在菲律宾很有竞争力,要知道当地普通办公室文员的月收入不过2000至3000元人民币。一是因为马尼拉菲佣的市场价普遍高,二是因为咪咪能说英语。在马尼拉之外的省份,每月1000元就能请到菲佣。穆先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外省和马尼拉的经济差距很大,在马尼拉一个月的工资,足够应付菲佣外地老家三四口人开销。而且菲律宾很难就业,菲佣们都很珍惜自己的工作。”

  菲佣不大主动跟雇主交流,也不太想融入雇主家庭。穆先生至今搞不清楚咪咪是哪里人,只知道她“不是马尼拉的”;也搞不清咪咪真名,因为“太长,记不住”。但菲佣之间相处“很欢乐”。穆先生曾偶然看到咪咪跟别家菲佣聊天,虽然说的是他听不懂的方言,但聊得“眉飞色舞,神采飞扬”,让他很是意外。

  只有一种情况咪咪会主动找穆先生——借钱。菲律宾人不存钱,有多少花多少,借钱理由根据金额不同而不同。借10块是因为“没钱坐车”,借几百块则是“家里急用”。穆先生一般都借,不写欠条,因为菲佣不会不认账,小额的拿到工资就还,大额的会慢些。

  尽管对菲佣赞不绝口,穆先生还是有不满意的地方。一个是“做菜不好吃”,还有就是“有点笨”。因为中国家庭的需求和菲律宾家庭有很多不同,有些事情需要雇主慢慢教,可总要教很多次咪咪才能记住。有时候咪咪也有些“小狡猾”,比如平时干活麻利,到了加班时间付双倍工资时,就“磨洋工”。

  也有人“小偷小摸”。穆先生一个朋友家的菲佣就因为“手脚不干净”被解雇,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她偷的不是钱,竟是一块肉。穆先生说,“菲佣一般不敢偷钱,那个菲佣是偷了一块肉,拎着回家的时候被抓个现行。”

  “麻烦的外佣”与“刻薄的雇主”

  菲律宾对外输出菲佣是有历史的。1974年,时任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发布442号总统令,正式将菲律宾劳工输往海外。数十年来,在海外工作已成为许多受过教育的菲律宾人的主要发展意向,家属或邻居甚至会嘲笑那些辞去国外工作回家或放弃“离开机会”的人。

  为什么那么多菲律宾人选择赴海外工作?伊曼纽尔·格斯拉尼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让家庭摆脱贫困是主要原因。“这里(国内)真的没有太多就业机会,尤其是对于高中毕业生和女性来说。”据了解,菲律宾人也愿意出国工作,因为无论是家政、护理还是工程师、会计师,与国外同职位的薪酬相比,菲律宾当地雇主提供的平均工资和福利都要少。

  有统计称,菲律宾10%的GDP来自于菲劳汇款。菲劳做出的牺牲,为他们赢得了“国家英雄”的称号。但这样的称号背后是菲佣等劳工,背井离乡甚至遭受不当对待的心酸生活。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菲律宾一直在向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和新加坡派遣菲佣,但直到20世纪90年代,大家才关注到她们的工作境况,主要是因为一些菲佣遭受虐待的事件被爆出来。

  在香港,菲佣与雇主的关系一直是焦点话题。香港有超过35万名外佣,其中菲佣最多。虽然香港引入外佣的制度比较完善,但家庭对外佣的不信任,外佣遭中介或雇主剥削的消息不绝于耳。“香港有超过30万外籍家庭佣工,但主流讨论中,往往是‘麻烦的外佣’或‘刻薄的雇主’”,2015年香港出版的《外佣——住在家里的陌生人》一书写道。

  菲佣的地位在香港影视作品中也有体现——菲佣通常皮肤黝黑,中等偏胖身材,名字基本都叫“Maria”;一些作品中,菲佣常有盗窃、虐待小孩等行为,有时则是被雇主虐待的对象。美国《时代》周刊曾称“外佣是香港的现代奴隶”。

  香港虽然存在问题,但它仍是菲佣最想选择的工作地之一。只是菲佣与雇主的关系是一道难解的题。《环球时报》记者的香港朋友方女士,曾请过一名菲佣,是朋友雇的菲佣的女儿。方女士提到最近香港有机构做了个调查,访问了几百名菲佣,在与雇主的关系问题上,菲佣们说最可笑的是雇主说跟自己是一家人。“她们觉得明明是劳资关系,怎么可能是一家人?”

  240多门课程供选修

  在菲律宾国内,菲佣很普遍,在海外,菲佣更是久负盛名。菲佣的专业水准在国际家政服务行业是一流的。有菲律宾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菲佣的技能与生俱来。”

  “菲律宾人非常有耐心。即使在工作中挣扎,也不会迷失自己的工作态度。即使遭受虐待,仍然耐心地工作。”菲移民问题专家伊曼纽尔·格斯拉尼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是我们身上所拥有的一个好品质。”除了勤劳和诚实,许多地区,特别是中东、香港,绝大多数雇主都想雇会说英文的菲佣。

  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副所长代帆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菲佣每年寄回国的汇款对于菲国家财政十分重要。很多菲律宾家庭依靠家人做菲佣养家糊口。菲律宾政府也十分重视菲佣,在很多场合都要感谢菲佣对国民经济的贡献,电视台在一些节日也会请菲佣代表发言。

  在菲律宾,家政教育很受重视,在中学和大学都有相关课程,菲国内更是有系统化的家佣专业培训。代帆表示,菲律宾从社会到国家都非常重视菲佣,因此有很完善的菲佣出国培训政策,有完善的配套政策,比如帮助菲佣将寄回来的钱进行投资,在机场为菲佣设置专门通道等。

  培训是菲佣等菲律宾劳工走向海外的环节之一。菲律宾劳工部在数十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菲律宾外劳办事处,每日源源不断地收集各地“订单”,审核后汇聚到菲律宾海外就业署(POEA),与此同时,菲劳可以在 POEA 登记个人信息。

  “匹配”面试的过程往往由中介完成,等最终结果敲定,再向 POEA 报备。《环球时报》记者曾专程赴马尼拉Malate 区采访,那里是马尼拉中介最集中的区域,也是菲佣走出国门的第一站。当地最知名的一条街道上,写着“Manpower”(人力资源)的广告牌掩映在各种招牌中,它们规模庞大,被加粗强调的“香港”“韩国”“中东”等字眼,配上简单的招工需求,贴满路边的电线杆。

  面试一旦成功,便是一系列繁忙的“新生培训”。不论目的地和行业,所有菲劳都需参与“行前座谈会”——了解办理手续的流程、出国线路、搭乘交通等各个方面。对于从事家政服务的人,要另行参加所在国语言和文化的基础培训。

  由菲律宾教育和技能发展局(TESDA)提供的培训最负盛名。炉灶、厨具一应俱全的家庭厨房,洗涤、烘干、熨烫一体的洗衣房……几十间教室,提供包括烹饪、酒店、服装设计、语言、半自动化在内的240多门课程。每个课程需要花费一个月到半年不等的时间。

(责任编辑:于跃)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