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中国顶住压力,稳住了亚洲!”

2017年07月27日 08:08   来源:人民日报   俞懿春

  在曼谷闹市区有一座“沙吞独特大楼”,这原本是座高约185米的“豪华公寓楼”,因为亚洲金融危机盖到只差最后两层时停工,成为世界最高的烂尾楼之一。

  1997年7月,以泰铢兑美元汇率暴跌为标志,一场惊心动魄的金融危机首先在泰国爆发,被称为“冬阴功危机”,之后迅速蔓延至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韩国、印度尼西亚等国,许多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至今未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

  “1997年,我刚进公司工作,金融危机突然来了,公司一下子变成负资产,很多人的年终奖转眼就没了。”马来西亚一家地产企业高管林尊文清楚记得,当时,马来西亚林吉特兑美元的汇率从1美元兑2.5林吉特猛跌至1美元兑5林吉特,“这对进口打击太大,我的朋友当时已经付了订金,汇率大跌后,干脆连进口的货都不要了”。

  马来西亚和其他东南亚国家普遍都是出口导向型经济,容易受到外部需求的影响。由于许多原材料和零部件都依赖进口,汇率大跌拉升了进口成本,汇率剧烈波动更使商家难以估算生产成本。

  国际游资是这场金融危机爆发的导火索。欧美金融大鳄大规模介入外汇市场,持续猛攻,使本地货币严重贬值。尽管区域内一些国家动用大量外汇储备,但依然无济于事,外汇储备面临枯竭,大量外资从区域撤出,货币贬值一泻千里。1996年,流进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及韩国这五国的新资金达到930亿美元,第二年共有1050亿美元离开。一年时间里,资本净流出就达到120亿美元。媒体引述时任印尼央行行长苏德拉查·吉万多诺的回忆称,那是他职业生涯中最糟糕的一段,“好几个月都睡不好觉,每天都在拼命应对”。

  当时,很多外资银行和其他债权人都拒绝展延贷款期限,许多亚洲企业倒闭、减产和裁员。据国际劳工组织统计,从1997年9月到1998年9月,在印尼有超过2000万人被解雇,许多亚洲中产家庭的财富大幅缩水。

  “有家马来西亚银行上周还答应借1亿林吉特给我们,这周就取消了贷款,但我们这周还要偿还之前的贷款。”林尊文用“焦头烂额”形容当时的状态,“经过多次企业重组,以及我们和债权人(主要是银行)多次协商,在众多好友的支援下,我们才摆脱了清盘的厄运,打赢了翻身战,但一些企业至今仍陷在泥潭中。”

  危机如黑云压城,此时,中国充分展现出负责任的大国风范,不仅履行了人民币不贬值的承诺,还通过国际机构和双边援助来支持东南亚国家的经济稳定。泰国开泰银行高级副总裁蔡伟才当时在瑞士联合银行香港部门工作,他说:“人民币不贬值的决定有效抑制了金融危机的继续蔓延,中国政府立下了大功,对亚洲乃至世界金融的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

  只有货币汇率稳定,生意才会好做。林尊文坦言,亚洲四小龙和四小虎的经济结构都很单一,如果人民币当时跟着贬值,其他国家的货币也只能跟着贬值,后果不堪设想,“中国顶住压力,稳住了亚洲,安定了人心!”

  亚洲金融危机后,各国从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在经济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上也更趋谨慎、保守和平衡,尤其是更加合理地控制外债比例。如今,家庭债务水平飙升成为部分国家新的挑战之一。今年第一季度,泰国家庭债务总额占GDP的78.65%,截至去年6月,马来西亚家庭债务也占GDP的88.9%。泰国房地产持续扩张,也开始出现供过于求势头。

  今年5月,AMRO发布的《2017年度东亚经济展望报告》称,东亚经济的韧性较强,预计2017年和2018年该地区经济增速分别为5.2%和5.1%。中国经济企稳,预计2017年经济增速为6.5%。东亚仍是全球经济表现最好的地区,增长主要由内需驱动。当前东亚面临的外部风险主要来自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包括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和流动性紧缩加剧等。

  如今,亚洲面临的新型金融风险冲击依然层出不穷。各经济体只有持续巩固金融体系、提高金融机构运营透明度、加强金融机构监管,同时,加强财金合作、建设并强化区域金融安全网,才能安然抵御下一次危机。

(责任编辑:于跃)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