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德国基建投资也有“大缺口”

2017年01月03日 07:50   来源:人民日报   

  据德国财政部统计,2016年德国税收收入将创新高。然而,高额税收并没有转化为基础设施建设资金,老旧的学校、铁路、网络等公共设施已经难以满足人们的日常需要。德国《南德意志报》评论称,德国基础设施落后的程度不符合人们对一个富裕的发达国家的期待。德国《世界报》认为,这是一个“体制性错误”。

  交通基础设施、公立学校及成人教育设施亟待投资

  在德国首都柏林维尔默斯多夫区的一所文理中学内,学生们体育课后第一件事情不是去盥洗室洗手,而是回到教室去拿从家里带来的肥皂。“紧巴巴的经费让学校没钱为学生购置洗手液。”校长拉罗拉·诺依曼表示。作为一所实行义务教育的公立中学,学校只能靠政府每年4000欧元的拨款维持日常运营。教学楼至今还是成立时的模样,没有翻新过。为了修缮几条校内车道,诺依曼必须在各个方面精打细算,挤出维修经费。

  “难以想象,德国如此富裕,基础设施却如此陈旧。不只是很多学校买不起肥皂这么简单。”德国《世界报》经济评论员尼古拉斯·道尔指出。德国媒体去年9月曾曝出,在德国第四大城市科隆,进城主桥因年久失修,竟然无法承受3.5吨以上的货车。数百辆重型货车不得不绕道进城,导致辅路拥堵。据德国城市事务研究所估算,德国15%的市政道路桥梁需要彻底重建。德国铁路公司表示,陈旧的铁轨网络造成2015年长途列车延误率高达25%。

  实际上,2016年德国财政盈余有望创下2700亿欧元的历史新高,比上年增长9%。此外,2017年德国政府还将连续第四年实施“零赤字”财政,即不再举借新的债务。然而基础设施整体质量方面,在2016年世界经济论坛《2016—2017年全球竞争力报告》中,德国已从2006年的第三位降至目前的第十一位。德国复兴信贷银行2016年的数据显示,道路及交通基础设施、公立学校及成人教育设施是最亟须投资的。道尔称:“在财政收入空前高涨的同时,德国的公共基础设施却在‘腐烂’。”

  发展不均衡、高福利等问题导致地方政府财政吃紧

  2016年12月,德国经济部部长加布里尔领导的专家委员会发布德国经济调查报告,认为德国在内部投资,尤其是基础设施投资方面严重不足。基础设施建设主要依赖地方政府实施。报告指出,德国部分地区没有享受到经济发展成果,从联邦政府得到的拨款长期不足。

  德国经济研究所专家马丁·高尼希是本次撰写德国经济调查报告专家委员会的一员。“许多地方政府面临着财政赤字的风险。”高尼希对本报记者表示,尤其在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的地区,社会福利支出占了地方财政支出相当大的比重,是导致基础设施投资不足的主要原因。“联邦和地方政府层面虽然制定了社会福利支出标准,却没有给地方政府提供足够多的财政补贴。”

  对此,道尔指出:“地方政府处于德国‘食物链的最底端’,是一个体制性错误。”高尼希则表示,要想逐步解决地方政府投资不足的问题,必须迅速改变财政政策。“目前为止采取的诸如设立‘地方投资促进基金’的措施还远远不够。”必须充分考虑到公共资金的再分配,才能制定出可以持续发挥作用的解决方案。首要任务就是帮助经济发展较慢的地区,减少社会福利支出负担,增加地方投资机会,摆脱“收入低、投资少、投资吸引力低、经济实力差”的恶性循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要求德国政府向地方增投600亿欧元,以改善基础设施。

  缺乏可行项目、审批制度繁琐等制约基础设施投资

  “然而,钱不是制约基础设施建设的真正壁垒。”德国《时代周报》经济评论员马克·希里茨表示。以柏林为例,市政府每年抽取一部分可支配的财政预算,转入设立的“城市发展基础设施投资基金”账户中,用以修葺重建破旧的学校、桥梁和道路等基础设施。截至2015年底,这一投资基金已积累至7亿欧元,然而当年的支出费用仅为5000万欧元。同年,联邦政府为困难地区准备了35亿欧元的基础设施建设专款,至今花费却不足1.1%。

  希里茨指出,政府很少协助地方制定切实可行的项目规划,往往导致资金到位以后,却没有合适的使用项目。久而久之,专款资金成了没人愿接的“烫手山芋”。以德国交通道路建设为例,自2003年出台德国联邦交通基础设施规划至今,落实的具体规划寥寥无几。反之,没有建设项目导致投资动力不足,基础设施建设行业疲软,收入缺乏竞争力,专业工程师和建筑工人数量逐年减少,并呈高龄化趋势,无法推进复杂的工程。根据德国经济研究所数据,27%的基础设施工程师年龄都在55岁以上。在希里茨看来,这已成为一个严重问题。

  审批制度繁琐也是造成“花不出钱”的一大原因。诺依曼校长说,即使省出预算修路,也必须去3个不同的政府机构进行报备,拿到建筑许可证等一系列批准证明。如果报备时没能被定为“优先”处理事务,就不得不面临漫长的等待。“迫在眉睫的修缮项目因为各种审核手续,迟迟不能开工。”德国工业联合会副主席托马斯·鲍尔批评道,繁冗的审批制度已成为基础设施建设的一大障碍。

  “德国亟须制定强有力的财政计划刺激投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在2016年11月的一份报告中敦促道,这样“既能有助缓解欧元区需求疲软的问题,又能消除现有经济的结构性弱点”。高尼希建议,在经济运行良好的年代,为支持公共部门的长期投资项目,应当建立“投资储备金”。数字基础设施也是未来的发展重点,政府可发展新型、高效技术,并加强与私人投资者的合作。

(责任编辑:林秀敏)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