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美国经济复苏表象下的治理困境

2016年08月23日 15:09   来源:新华网   高攀 江宇娟 客户端

  新华网北京8月23日电 自2009年6月美国走出本轮经济衰退以来,美国年均经济增速一直保持在约2%的水平,远低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到本轮金融危机前年均3.4%的增速。而截至今年第二季度,美国经济更是连续三个季度增速低于2%。

  分析人士认为,这再次证实本轮金融危机后美国经济已无法打破缓慢复苏的“新常态”,凸显美国经济治理能力的减弱和本国宏观调控政策的局限性。

  过去几年,经济学家习惯将美国经济复苏力度令人失望归咎于金融危机、欧债危机、财政紧缩、房地产市场低迷、对经济前景缺乏信心等多种“逆风”因素。他们认为,如果不是存在这些“逆风”,美国经济增长原本会更好。但如今这些因素都在减弱,美国经济却仍未出现明显加速增长的迹象。

  资料图片。图为2009年7月17日,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在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发表演讲。(新华社记者蒋国鹏摄)

  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提出的美国经济可能面临“长期停滞”风险的观点受到学界越来越多关注。佐证萨默斯观点的依据之一是美国劳动生产率持续下降。劳动生产率是决定美国经济增长潜力和民众生活水平的关键指标。2010年以来美国劳动生产率平均每年增幅不到0.5%,远低于1949年至2005年年均2.5%的增速。截至今年第二季度,美国非农业部门劳动生产率更是连续三个季度下滑,创1979年以来劳动生产率下滑时间最长纪录。

  受劳动生产率下滑和人口老龄化因素影响,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预计未来数年美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仅为1.8%至2%,远低于历史平均水平。这意味着当前美国经济增长缓慢并不主要是因为财政和货币政策对总需求的刺激不足,而是供给侧面临增长瓶颈。

  2015年8月29日,在美国怀俄明州的杰克逊谷地,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副主席斯坦利·费希尔出席全球央行年会。(新华社/路透)

  美联储副主席斯坦利·费希尔日前表示,货币政策并不适合解决劳动生产率放缓这种长期问题,建议美国通过改进公共基础设施、完善教育、鼓励私人投资以及有效的监管措施来提高劳动生产率和经济增长潜力。但在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存在许多分歧,白宫与国会政治僵局持续的背景下,美国决策层要就提高劳动生产率的相关举措达成共识非常困难。

  在美国财政和货币政策空间有限的背景下,国际贸易曾被奥巴马政府视为刺激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的重要政策工具。过去几年中,奥巴马大力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两大贸易谈判,希望为美国出口拓展更大市场。但美国民众对国际贸易却表现出疑虑和反对情绪,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也明确表示反对国会批准TPP。

  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加里·赫夫鲍尔认为,过去几十年美国国会对贸易调整援助计划的漠不关心和政策失误是导致公众对贸易自由化支持度下降的重要原因。贸易调整援助计划旨在为一些因国际贸易而遭受损失的美国劳工提供政府援助。

  2016年7月27日,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电子屏上显示联邦基金利率不变。当天,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维持在0.25%至0.5%不变。(新华社/美联)

  在美国经济复苏乏力的同时,更令人担忧的是,美国防范下一轮经济衰退和金融危机的经济政策也面临很大局限。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威廉斯指出,与以往相比,美国长期中性利率的下降使得美联储已不具备足够的降息空间来应对经济衰退。所谓长期中性利率是指与美国经济稳健增长、实现物价稳定与充分就业两大政策目标相符的水平,也是美联储加息的终点。美联储已将美国长期中性利率的预测下调至3%,这意味着本轮加息结束时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将升至约3%的水平。

  尽管美国国会早在2010年7月就通过《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来加强金融监管,但6年过去了,一些监管实施细则仍未制定完成。作为限制华尔街自营交易和其他投机性交易活动的重要条款,“沃尔克规则”已被监管机构多次暂缓执行,尚未全面落实。这不禁让人担心美国能否抵御下一轮金融危机。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雅各布·柯克加德说,由于全球低利率可能会持续相当长时间,一些保险公司和养老基金已面临经营困难,如果出现某家大型人寿保险公司或者养老基金倒闭,很可能会引发新一轮金融危机。他表示,美国联邦政府届时将被迫进行救助,但其债务水平与2008年之前相比已上升了许多,联邦政府是否拥有足够的财政救助空间存在疑问。

  作为本轮金融危机的发源地,美国房地产市场的融资体系风险也并未彻底清除。房利美和房地美两大住房抵押贷款巨头的改革迟迟难以启动。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日前刊文警告,如果美国房价泡沫破裂引发另一场金融危机,纳税人可能需要付出国内生产总值的2%至4%来纾困,这与2008年金融危机造成的损失几乎不相上下。(记者高攀 江宇娟 新华社客户端报道)

(责任编辑:张翔)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