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难掩"金砖"成色

2012年10月29日 07:13   来源:人民网   

    编者按:“金砖四国”正在褪色。不可否认的是,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它们创造了一个不朽的经济增长神话。但受到全球经济放缓的大趋势影响,它们分别遭遇了货币贬值、恶性通胀、贸易摩擦等灾难,现在许多人认为,它们正在从赢家变输家。与此同时,“迷雾四国”(墨西哥、印度尼西亚、韩国和土耳其)被国际投资者当作新的投资亮点推到了前台。而作为另一股新兴力量,无论从整体产出还是人口规模都无法达到“金砖国家”的水平,其证券市场也远不具备成熟性和规模性。从这一角度来看,“迷雾四国”能否复制“金砖四国”创造的“十年神话”还有待观察。

    “金砖”现疲态“迷雾”难替代

    ■本报记者王丽颖袁源发自上海

    2001年,时任高盛投资公司全球经济研究部主管的吉姆·奥尼尔提出“金砖四国”一词,将政治制度、社会文化、历史渊源各异,但经济一直保持高增长的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列入其中,并成为全球经济的中流砥柱。2011年,南非正式加入,“金砖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份额不断提高,这个概念也远超投资领域,成为展示国际政治经济变化的风向标。然而“后危机时代”,作为全球经济增长引擎的“金砖四国”却开始显出“疲态”,国内资产价格过高与通货膨胀压力已经威胁到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与社会稳定,令投资者大呼“金砖”已经成色不足。

    国际资本撤出“金砖国家”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2年10月最新公布的《世界经济展望》,2011年“金砖四国”的经济增长率分别是:俄罗斯4.3%;中国9.2%;印度6.8%;巴西2.7%。与2008-2009年的经济增长数据相比较,或多或少出现了下降。

    分析“金砖”褪色的原因,不少专家认为,在美元体系动摇时期,“金砖四国”希望能通过改革建立新的国际货币体系,但这一愿望在美国的压制下始终未能实现。“金砖国家”的影响力在金融危机时期虽有所提升,但这些国家很难真正抱团形成一股抗衡美国的力量,其分散性导致这一组织的话语权被逐渐削弱。此外,在能源问题上,俄罗斯和巴西自然资源储备丰富,但能源定价权由发达国家制定,且这一国际体系在短期内不能重新洗牌,在全球经济衰退日益严重之时,四国经济也被相继拖下水。

    在2001年至2007年间,“金砖四国”的股市飙升,市值增长了近3倍,而如今已跌至3年来的最低点。根据基金追踪机构EPFR Global的数据,投资“金砖四国”的共同基金在过去10年间总计注资700亿美元,而现在已经连续16周回流资金,净撤出资金53亿美元。

    “第二排”国家悉数登场

    与此同时,站在第二排的国家开始愈发鲜明并悉数登场:维他命十国(VITAMIN)、金钻11国(Next-11)、展望五国(VISTA)、灵猫六国(CIVETS)、飞鹰国家(EAGLES)等,都曾被提出并试图为资本市场引导“金砖”之外的热点地带。其中,“金钻11国”(墨西哥、印尼、韩国、土耳其、孟加拉国、埃及、尼日利亚、巴基斯坦、菲律宾、越南、伊朗)最为亮眼。去年12月,高盛推出以这11个国家为投资标的的N11股票基金,到今年以来共涨12%,相较之下,“金砖国家基金”仅涨1.5%。而在拥有年轻、不断增长的人口和其他有利于经济增长条件的“金钻11国”中,墨西哥、印尼、韩国、土耳其是最有前途,以其英文首字母组成的“迷雾四国”(MIST)成了各投资分析机构、个人作为主要观察及报道的对象。

    过去10年间,“迷雾四国”增长数倍,2011年首度超越德国,并逐渐展开一场新的资本游戏和追赶。不少投资者通过考察这些国家与“金砖国家”的股票投资收益率以及经济增长速度等指标,提出这些新兴经济体要比“金砖国家”更具增长潜力。

    “迷雾国家”影响力不大

    然而,以经济规模、购买力、劳动力的量与质、人口红利等关键变量衡量挑出来的“今日之星”,后续发展并不能保证必然会成功。作为另一股新兴力量,尽管今年“迷雾四国”的表现超过“金砖国家”,但从整体产出和人口规模来看,前者仍远达不到后者的水平,其证券市场也远不具备成熟性和规模性。从这一角度来看,与“金砖国家”相比,新一批新兴市场的增长或许并不能复制“金砖国家”过去十年创造的神话。这些国家是否能够成为新的投资热点,仍然尚需观察,而各国政府在发展策略上的选择和坚持还需要经历多重考验。

    伦敦市前副市长、上海交通大学客座教授约翰·罗思义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单纯地说“金砖国家”正在褪色并不确切。在他看来,“金砖国家”影响力是否下滑取决于两大因素:其一,它们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其二,私人投资者投资回报率的多少。

    罗思义表示,从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力看,“迷雾四国”根本无法替代“金砖四国”,在2007年至2011年,以当前的美元价格计算,“金砖国家”经济增长总量为6.2万亿美元,占到世界经济增长的44%;相比之下,“迷雾四国”只创造了0.7万亿美元,仅占世界经济5%的比例。同期内,美国、欧盟和日本总计创造了3.2万亿美元,只占世界经济的23%。从这一角度看,“迷雾四国”的影响力还远远不够。

    罗思义认为,近期投资者之所以“弃金砖”而“亲迷雾”的原因在于,在全球经济减速的当下,小经济体能提供给个人投资者的利润回报率丰厚。但是投资者必须谨慎的是,在资本市场,GDP增长和股市利润之间存在着某种特殊关系,“金砖国家”当前经济减速后,其资本市场的回报率却很丰厚。

    俄罗斯:

    经济转型难上难

    ■本报记者王丽颖  编译报道

    俄罗斯曾经被誉为是“世界加油站”,经济增长严重依赖能源出口。多年来,俄罗斯政府一直计划要进行经济转型,但是说起来容易,真正实施起来难度较大。国内政局变动、欧债危机持续发酵、国际油价动荡不稳、世界经济风险犹存等因素加大了俄罗斯经济的不确定性。

    作为一个外需拉动型的经济体,俄罗斯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在最近几年达到70%,转型迫在眉睫。第三次连任的俄罗斯总统普京自信满满,他曾提出要建设俄罗斯“新经济”,目标是未来几年使俄罗斯跻身全球五大经济体。

    不过,时至今日,俄罗斯经济增长模式转变仍未有太大起色。世界银行10月8日下调了对今明两年俄罗斯经济增长预期,预测俄今年国内生产总值将增长3.5%,并将明年俄经济增速预期从原先的4.2%下调至3.6%。

    此外,俄罗斯今年加入了世贸组织,这对该国而言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加入WTO后,俄罗斯总体关税水平将从目前的10%降至7.8%,其中农产品关税水平从13.2%降至10.8%,工业产品关税水平从9.5%降至7.3%。如此一来,将会有更多的外国投资者进入到俄罗斯市场,给俄许多行业带来巨大的生存压力。此外,俄罗斯虽然在能源资源、交通、原料等领域实力超群,但是在农业、汽车制造、轻工业等行业和世界其他国家相比发展相对滞后。

    巴西:

    陷入“鸡飞式”增长

    ■本报记者王丽颖  编译报道

    与其他金砖国家相比,巴西在吸引外资方面具有一定优势,其自然条件非常优越。2011年,联合国《2011世界投资报告》显示,巴西已经成为外商直接投资第五大目的地,外商直接投资额从2009年的259亿美元增长到2011年的666亿美元。然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持续发酵,以及美国劳工市场和房地产市场“低迷”,让巴西这片投资热土陷入了“鸡飞式”增长。所谓“鸡飞式”增长是指经济在经历了短期的高增长后,增速往往会大幅下跌。

    经济从繁荣变为近乎停滞。2009年是巴西增长速度最快的时期,GDP增速一度飙升至11%以上,2010年经济增速高达7.5%,而去年仅增长了2.7%。作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巴西今年的经济增速预计只有1.6%。近来,由不少人开始质疑巴西的增长模式及其可持续性,认为过度依赖政府宏观政策调控制约了巴西经济发展。

    与此同时,美国、日本和欧洲正在实施的量化宽松政策,不可避免地导致巴西今年通胀预期调高至5.2%,巴西货币贬值和贸易摩擦也愈演愈烈。在“后危机时代”,巴西政府也是过去几年对汇率波动反应最为强烈的国家政府之一。在截至今年10月10日的前13个月里,巴西央行降息10次,总计下调525个基点,这种降息频率和幅度在全球央行史上都非常少见。轮番货币政策之后,巴西各部门出现不同的反应,制造业等薄弱环节反应过度,经济减速日趋严重。

    巴西里约热内卢将在2014年和2016年分别举办世界杯和夏季奥运会,这看似是新的投资机遇。但世界银行巴西主管德博拉·韦策尔表示,目前巴西的经济增长过于依赖消费拉动,交通、能源、通讯等基础设施领域滞后已成为制约其经济发展的瓶颈。

    中国:

    经济地位难动摇

    ■本报记者王丽颖  发自上海

    2004年以后,“民工荒”的出现和蔓延引发了中国是否陷入了“刘易斯拐点”的争论。由于外资进入带动东部沿海地区整体工资水平上涨,使得该地区劳动力成本的比较优势逐渐丧失。人口红利虽然目前尚未完全消失(因为中西部地区仍然能够提供足够的劳动力,只是劳动力增长的速度逐渐放缓,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的速度也开始减慢),但随着劳动力价格的不断上升,未来质优价廉的技术工人越来越短缺将是一个可以预见的趋势。中国将经历一个痛苦的转型发展时期。

    对此,伦敦市前副市长、上海交通大学客座教授约翰·罗思义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展中经济体,其地位是不可替代的。全球经济当前都处于减速时期,包括中国在内的金砖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但是金砖国家,特别是中国将继续稳定增长,并在将来成长为快速增长的大型经济体。在其他金砖国家呈现褪色趋势时,中国依然充当着全球经济的“火车头”,经济增速依然位居金砖之首。

    印度:经济改革阻力大

    ■本报记者王丽颖  编译报道

    受西方直接投资的青睐,印度经济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得到了快速发展,成为西方投资者最看好的新兴市场国家。然而,这样的势头并未持续多久,随着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的实施,印度陷入恶性通胀周期,贸易和财政赤字不断恶化,货币大幅贬值,且国内贫富分化问题日益严重,这些现实问题让印度经济失去了以往的活力。

    而经济改革难以推行是印度经济停滞不前的主因。在今年9月份的经济改革问题上,由于各方分歧较大,联合政府的执政联盟向辛格政府发难,草根国大党6位部长同时提交辞呈,希望能修改经济改革意见。

    印度号称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什么事情都需要在议会协商获得半数以上的通过。国大党代表的是主流的大公司和大财团的利益,其他迅速崛起的党派则是“穷人的代言人”,一旦由经济改革计划实施,必然会造成一个国家整体经济改革方向和少数落后势力的之间的一些分歧。辛格10月28日进行内阁改组,撤换多名部长,以利于2014年大选。除了经济和政治方面的问题,印度经济发展还面临长期威胁,比如宗教矛盾、地缘政治冲突等。

    评级机构标准普尔10月10日表示,印度是亚太地区惟一一个可能会在未来6个月遭到主权信贷评级下调的国家。西方主流媒体也纷纷批评印度经济和社会问题。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发表了名为《再见,不可思议的印度》的文章唱空印度。分析人士指出,一旦西方社会对印度经济的信心崩溃并导致债权人撤资,很可能引发印度经济危机,并冲击所有新兴市场国家。

    土耳其:多重“红利”优势

    ■本报记者袁源  编译报道

    过去10年里,并未过多遭受欧洲金融危机冲击的土耳其,成功将其GDP和人均收入扩大了两倍,经济总量达到可观的7730亿美元。2001年,土耳其一度发生严重的金融危机,不过该国在危机后采取了紧缩财政政策,并实施了金融改革,保证了土耳其在此次金融危机发生时仍能够保持财务控制合理。

    2000年至2010年间,土耳其人均GDP、劳均GDP、人均工业产出的平均增长水平都在3%到3.5%之间,人均收入增长两倍达到了1万美元的水平。

    眼下,旅游、航空运输及电信等服务行业已成为土耳其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此外,土耳其正在利用人口红利带来的巨大好处。土耳其7680万人口中,35周岁以下的人口占60%。这个国家人口不但年轻,且素质高。目前,土耳其每年约有近100万高素质劳动力投入就业市场。联合国估计,2005年至2040年是土耳其的人口红利优势期。而土耳其另一个突出的优势则在于其连接了欧亚大陆,是联系中东、西方的贸易站点,也是石油和天然气送入欧洲的必经之路。

    土耳其经济的增长有目共睹,但其依赖热钱也成为其增长不稳定的一大隐忧。去年,土耳其经常账户的平均逆差占到了GDP的10%,而引起逆差的大部分国外资本都是流入银行或购买了股票及债券的投机性资金,这种对于外部资金的依赖使得土耳其经济周期受制于国外投资者,并反映出本国储蓄不足的深层原因。

    墨西哥:依赖美国经济

    ■本报记者袁源  编译报道

    在“迷雾四国”中,墨西哥最为锋芒毕露。作为世界第十大经济体、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第二大经济体,墨西哥经济增长的连带效应更为醒目。去年,拉美经济增幅为4.9%,其中墨西哥的经济增长就拉动了其中1.13个百分点。今年,该国GDP增长还有望达到3.6%。根据经济模型预测,到2050年,墨西哥将超越俄罗斯、英国和德国,成为美国、中国、印度、日本、巴西之后的全球第六大经济体。

    墨西哥出口行业是其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一直以来,墨西哥与世界其他国家的贸易联系密切,同44个国家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数量是中国的两倍还多,相当于巴西的4倍。2010年,随着相当数量设备器械的出口,墨西哥新增70万个就业岗位。同一年,墨西哥进出口总额相对GDP的比例达到58.6%。而受益于汽车出口创新高,墨西哥经济增长连续两年超越巴西。

    不过,墨西哥的发展一直没有离开外界对其严重依赖于美国经济发展状况的担忧。由于同美国地理毗邻,且受益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美国始终是其主要产品输出国。2012年上半年,美国的产品进口中,墨西哥占14.2%的份额。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美国经济状况不佳将导致墨西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放缓。为此,墨西哥已经开始逐渐加强出口国的多元化。10年前,墨西哥的出口有90%输往美国,如今只有80%。

    不过,墨西哥本身也有很多问题,社会安全的不稳定因素可能令外国投资者和本国民众担忧。今年美国国务院发布旅行建议,告诫美国公民在非必要的情况下,远离墨西哥大部分地区。

    印尼:中产带动内需

    ■本报记者袁源  编译报道

    在全球金融危机时期,印度尼西亚将年均增长率维持在超过4.5%的高位,2011年更是成为G20国家中仅次于中国的、增长最快的国家。虽然部分增长依赖于这个资源型国家的大宗商品市场的火爆,例如煤、棕榈油和锡,但是印度尼亚西同样也拥有一个庞大且增长中的中产阶级消费市场来引导强大的内需。

    同发达经济体和部分新兴经济体相比,印尼债务负担在继续减轻,银行业继续保持健康良好的发展态势。作为东盟第一大经济体,印尼经济更紧密地与其他东盟国家联系在一起。印尼的经济吸引了希望获得不俗回报的国际投资者的注意力。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印尼Jakarta综合指数累计增长了10%,成为目前全球股市表现不俗的国家之一。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早前表示,印度尼西亚有望在2030年之前成为全球第七大经济体。

    不过,印度尼西亚正在遭受典型的新兴市场国家“综合征”。有投资者指出,印度尼西亚虽然资源丰富,人口结构年轻,但它的政治体制依然相当脆弱。此外,宗教冲突和恐怖主义威胁也成为一大隐患。而由于亚洲地区众多经济体间的资本以及贸易关系紧密,如果亚洲其他经济体情况不佳,连锁反应必然也将对印尼经济产生影响。

    韩国:塑“创新型”国家

    ■本报记者袁源  编译报道

    韩国目前的经济水平与潜力与“金砖国家”等量齐观。在围绕欧洲债务危机以及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加剧之际,韩国仍拥有稳健的财政基本面,并良好地抵御了来自外部的冲击。

    此外,韩国强劲的出口被认为是其经济表现出色的缘故,韩元的疲软助推了韩国的出口。不过,除此之外,韩国经济的内在力量也不能忽视。其中,实现以企业家精神以及技术革新为主导的经济发展方式已经成为一种模式为其他国家所借鉴。自2009年以来,韩国将政府科研发展支出从3.4%提升至5%,位居世界前列。对创新的重视、国家慷慨的补贴,以及刺激出口的政策,都使得韩国的工业巨擘如三星、起亚和现代等企业极大提高了全球市场份额。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称赞“韩国是世界上最富有活力的创新型国家之一”。

    此外,韩国是2009年第一个摆脱衰退的富裕国家,其家庭收入在过去11个季度持续上升。高盛预测,到2025年,韩国将成为世界第九大经济强国;到2050年,人均收入将从目前的1.7万美元增长到8.1万美元,仅次于美国。

    不过,由于过于依赖出口,在全球经济依旧未能摆脱低迷的当下,韩国的前景并不光明,增长脚步已有所放缓。资料显示,韩国10月1-20日出口同比下降2.2%。而韩国《中央日报》指出,韩国经济的“低增长警告灯”已正式点亮。也有预测认为,下届韩国政府执政时期,韩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将下滑到4%以下。此外,依赖大企业、人口老龄化严重等问题也成为韩国经济发展的桎梏。

 

    来源:国际金融报

(责任编辑:刘潇潇)

·6.7亿罚单:被删邮件露马脚
·菲方射杀台渔民视频曝光
·苹果被挤出中国手机市场前5
·恒天然被曝含肉毒杆菌
·金正恩姑妈80天未现身
·我养老保险缴费率是美2.4倍
·欧盟九成光伏市场留给中国
·GSK在华团队大换血
·进口车市场价格垄断重灾区
·金正恩26岁妹妹任劳动党要职
·美国政府冷对底特律破产
·GSK4高管被抓 1疑接受性贿赂
点击进入国际频道     环球24小时简报 驻外记者报道集 观察与借鉴 国际IT行业资讯  视说“新育” 
·国际经济     中国与世界 | 全球时事 | 专稿独家 | 国际经济 | 投资环境 | 跨国公司  | 滚动
·环球博览    文娱前沿 | 视觉艺术 | 世界趣闻 | 海外看中国 | 军事科技 | 环游世界 | 博览周刊 
·世界文明    当代观察 | 历史回眸  | 大国崛起 | 以史为鉴 | 文明图说 | 人文风物 |  博阅 |  新知
商务进行时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