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希腊喊话土耳其:你若挑衅,我就出兵!

2017年03月29日 07:15   来源:新华社   专特稿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力主修宪,与欧洲多国交恶。在爱琴海对岸,与土耳其有着相当历史渊源的希腊直言,土耳其搅动民族主义情绪,希腊武装部队已经做好准备,应对一切形式挑衅行动。

  希腊曾因塞浦路斯与土耳其兵戎相见,去年又拒绝遣返土耳其未遂政变军人,两国关系已然不睦。

  【复杂关系】

  土欧此次紧张关系缘于土耳其公投修宪。土耳其定于4月16日举行公投,以决定是否将政体从议会制改为总统制。由于数百万拥有投票资格的土耳其选民生活在德国、奥地利和荷兰等国,埃尔多安政府打算在这些国家举办多场集会,为公投拉票。然而,欧洲国家以安全因素为由予以阻拦,与土耳其“结下梁子”。

  除了担心土耳其实行总统制后埃尔多安独揽大权,欧洲国家担心的另一重要方面在于,拉票活动可能加剧本国土耳其社群内部对立,引发社会安全问题。以土耳其人最大海外居住国德国为例,由于二战后大量土耳其务工人员移民,德国境内有投票资格的选民达140万人。

  对希腊而言,安全问题更为迫切,这就牵涉到欧亚交界处的岛国塞浦路斯。塞浦路斯居民主要由希腊族和土耳其族人组成,1974年以来一直处于分治状态。国际社会承认的塞浦路斯共和国实际只统辖占总版图约三分之二的南部希腊族聚居区域;北部则是由土耳其族控制、只得到土耳其一国承认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

  早在1950年,塞浦路斯举行了一次只有希腊族居民参加的公投,超过95%的参与者支持塞浦路斯与希腊合并。1960年,塞浦路斯脱离英国独立,确定由英国、希腊和土耳其三国保证塞浦路斯的独立与安全。1974年,希腊军政府策动针对塞浦路斯合法政府的政变,土耳其以保护当地土族居民为由出兵干预,后控制北部约占全岛三分之一的区域。

  1983年,土族宣布“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成立。南北分治后,联合国一再斡旋希、土两族领导人进行统一谈判未果。塞浦路斯问题也成为土耳其加入欧盟的一大障碍,作为欧盟成员国,塞浦路斯对土耳其加入欧盟有否决权。

  1996年,希腊和土耳其险些因爱琴海伊米亚岛(土耳其称“卡尔达克岛”)主权争议爆发武装冲突,后在国际社会的呼吁和调解下撤走各自军舰。

  【“意外”隐忧】

  塞浦路斯总统、希腊族领导人阿纳斯塔夏季斯对土耳其公投引发的安全问题表达担忧。他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希腊频道采访时说,土耳其推动公投的同时,也煽动土耳其社会狂热情绪,可能触发“热事件”。

  希腊25日举行反抗奥斯曼帝国统治的独立战争196周年阅兵式。国防部长帕诺斯·坎梅诺斯说,如果主权受到威胁,希腊不会退让。

  “希腊武装部队已准备好应对一切挑衅,”坎梅诺斯说,“我们准备好了,因为这就是我们捍卫和平的方式。”

  今年1月,希腊最高法院裁定,不遣返8名涉嫌参与2016年7月土耳其未遂政变的土耳其军人。此后,希腊与土耳其屡有摩擦,如土耳其军舰试图接近伊米亚岛,被希腊海军炮艇和警卫队船只驱逐。

  英国《卫报》27日援引分析师萨诺斯·多科斯的话报道,希腊方面担心的不是土耳其的蓄意进犯,而是“失控的意外”。“土耳其民族主义情绪令(希腊)难以打消顾虑。”

  极端右翼民族主义政党民族行动党主席德夫莱特·巴赫切利此前曾喊话坎梅诺斯:“得有人告诉这个被宠坏的小鬼,不要试探我们的耐心。如果他们(希腊)想要再次落海、再次被追击,那就来吧,土耳其军队已经待命。得有人告诉希腊1922年发生了什么,如果没人去说,那我们会像子弹般飞越爱琴海,再给他们上堂历史课。”(陈立希)(新华社专特稿)

(责任编辑:于跃)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