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德国人赢得了一场暧昧的胜利

2015年04月10日 06:59   来源:北京晨报   

历史:《二战史》  作者:(英)基根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在先见之明和先发制人之间,往往夹杂着能力的不足。那正是弗赖伯格的困境。针对以机动性和灵活性为特征的攻击,他使用的防御部队几乎完全缺乏运动手段。

  5月20日清晨,第23营的托马斯中尉第一眼看到德国伞兵时,感到“不真实,难以将之理解为危险重重”:“清晨,在克里特深蓝的天空中,透过灰绿的橄榄枝,他们看起来像摇晃的小娃娃,绿色、黄色、红色和白色的,浪花似的连衣裙莫名其妙地展开,又因为控制它们的提线而卷在一起……我努力领会这华美的梦幻背后的意义,我明白那些美丽可爱的娃娃意味着最近我们在希腊看到的所有惨状的重复。”

  托马斯中尉这种不真实的感觉是可以理解的。他目睹了历史上第一次有目的的空降行动。德国早些时候在挪威和荷兰的伞降是小规模的,受到常规地面部队的轻微抵抗和有力支援。克里特空降是向未知之境的真正一跃,是军事革命的先驱者只能自力求生的绝境。

  在某种意义上,司徒登的部队很原始:英国和美国伞兵已经在为未来他们自己的空降行动而接受训练,他们会强烈怀疑司徒登部队的装备和技术。德国人无法控制他们的降落;他们从容克斯52运输机上跳伞,每组12个人,降落伞通过固定的线打开,然后就被一条单独的带子吊着,这条带子系在背中间。气流和风载着他们,直到落地,他们的确“像娃娃”,他们的衬垫、头盔和胶靴保护他们不受震动。那些在碰撞中没有受伤的人——跳伞的损伤很多——从空投的容器里拿出武器,集合成小队,展开攻击。

  司徒登的空降突击理论没有考虑克里特岛的地形和新西兰人的坚韧。马里门附近怪石嶙峋而又起伏崎岖的地面,使许多伞兵在落地时受伤,而且还磨损了大部分滑翔机;新西兰人无情地对待幸存者。从马里门一个野外惩罚中心释放出来的60名新西兰兵在攻击的第一个小时里就杀死110个德国人,这些新西兰兵因为轻微的军事犯罪而在野外惩罚中心服刑。

  第1突击团自视为德国国防军的精锐部队,到黄昏时分,已然损失惨重——伤亡约50%,却一事无成。

  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空降行动的第一天傍晚,优势似乎决然地转到防守的一方——一支组织涣散、装备不精、几乎没有空中掩护和增援武器的部队。然而5月21日,他成功地重新获得主动权,使战役变得对他有利。怎么会如此?后来弗赖伯格的一名参谋悲伤地反省,原因是缺乏“额外的100台无线电装置”;因为守军不知道他们自己的成功程度,也没能将之汇报给弗赖伯格的指挥部,进而也没用无线电发送增援和重组的命令。事实是,英国人没有坦克可用,也没有任何运输工具,而德国人正在集结越来越多的一流的生力军,与守军交战。

  6月1日成功撤离了1.8万名将士;剩下的1.2万人沦为德国的战俘,将近2000人在战斗过程中战死。克里特战役是场灾难。这场战役损失了新西兰、澳大利亚和英国两个师的兵力。然而,司徒登记录道:“希特勒对整个事件甚感不快。”

  (八)

(责任编辑:王惠绵)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