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

美国"奇迹村"专收性侵犯 有娈童癖者除外

2013年09月05日 07:45   来源:新华网   
    奇迹村是美国佛罗里达州南部一个田野环抱的小村庄,看似平常却引人注目,因为这里200多名村民中超过一半有性犯罪记录。

    美国不少州严格限制有性犯罪记录者的居住地,要求他们住在远离未成年人集中的场所,如学校、托儿所、游乐场、游泳池和公园等地。

    一些有前科者因找不到符合要求的住所流落街头,到处遭人白眼。奇迹村接纳他们,让他们获得新生。

    “现代麻风病人”

    奇迹村里一座座小平房错落有致,草坪修剪得整整齐齐,植被葱郁,一派祥和景致,让人难以把它与性犯罪联系在一起。

    克里斯托弗·道森现年22岁,19岁时与14岁女友发生性关系,被判2年软禁,之后缓刑8年。道森因违反缓刑规定被拘押在县监狱4个月,随后法官给他两个选择:搬到奇迹村住,或被判长期监禁。

    道森选择前者。回想起这个选择,道森认为自己因祸得福。“虽然离开父母让人难过……但我觉得我(在奇迹村)找到家和安全的感觉。”

    道森在音乐方面颇有造诣,是个出色的鼓手,如今经常作为村乐队的一员在教堂演出。

    帕特·鲍尔斯60多岁,20多年前是一支青少年短拍壁球队的教练,因猥亵11名未成年队员被定罪判刑,出狱后来到奇迹村,如今在教会工作。

    该教会牧师迪克·威瑟罗把有性犯罪记录者比作“现代麻风病人”。2009年,威瑟罗选中佩利肯湖畔、毗邻一望无际甘蔗地的空地,接收这些遭社会遗弃者,把这个地方命名为“奇迹村”。

    自1964年至“奇迹村”建立前,这里是甘蔗工人和家属的居住地。甘蔗工人埃德加·沃尔福德10年前来到这里,如今退休在家,以种木薯、甘薯、香蕉等瓜果蔬菜打发时间,经常与邻居分享收获。

    他对英国广播公司记者说:“这是个非常安宁的地方,谁也不妨碍谁。”当被问到他怎么看这几年搬到这里的有性犯罪记录者,他答道:“他们是好人。我交了很多朋友,唯一可惜的是,我们这里不再有多少孩子,校车不再来这里。”

    这里变成昔日性侵者的避风港后,大部分有孩子的人家搬走,校车站从村口挪到一个远些的地方。有3个孩子的母亲塔拉·怀特说:“我不想挨着这样的人,我有孩子……”

    奇迹村如今住着为数不多的几个孩子。佛罗里达州法律要求有性犯罪前科者住处与学校、托儿所、公园、或游乐场等未成年人多的场所保持至少305米距离,但不禁止他们与未成年人住同一社区。

    芭芭拉·海伍德是奇迹村的老住户,与女儿和小外孙住在这里。她说,最初得知性侵者要搬到这里住很害怕,但现在没有这种感觉了。

    不收娈童癖

    奇迹村管理机构每周收到10到20份有性犯罪记录者的居住申请,视犯罪性质决定是否接受申请。

    曾有前科的管理人员杰里·尤曼斯介绍:“我们不接收有暴力或毒品犯罪记录的人,也不接收被诊断有娈童癖的人,即只能被儿童激起性兴奋的人,我们想保护这里的居民,其中不少在我们到来之前就居住于此。”

    在奇迹村,相当一部分“居民”有着与道森类似的违法情形,即与熟人在两厢情愿的情况下发生性关系,有意或无意忽略对方仍未成年的事实。道森与未成年女友发生性关系时相识一年,约会了几个星期。“虽然我顶着性侵者的标签,但我不是怪物,我犯了错误并为此尝到苦果,”道森说。

    28岁的迈特·格兰特被控性侵犯14岁女友。他说,如果没有奇迹村,他还在监狱里,因为“无处可去,没有钱,没有家,什么都没有”。戴维·伍兹与女友发生性关系时,女友16岁。

    牧师威瑟罗对昔日性侵者的悲惨境遇有切身体会,因为他自己年轻时犯下类似错误。

    威瑟罗18岁时致使14岁女友怀孕。两人向法官申请结婚。法官得知他们的年龄后说,威瑟罗的行为构成强奸罪,面临最长25年监禁。不过,法官最终法外施恩,没有起诉威瑟罗,准许他们结婚。威瑟罗在妻子去世后与玛吉结婚。

    威瑟罗当过私家侦探,30多年前进入教会工作后,经常去监狱探访犯人,带领他们做祈祷,提供心理辅导。

    威瑟罗和玛吉小时候都曾遭猥亵,对性侵行为深恶痛绝,但他们认为对知道悔改的性侵者应给予更多帮助,而非憎恨。

    “他们也是人,他们需要有地方住,他们需要重生机会,”玛吉说。

    威瑟罗为建奇迹村花光30万美元个人积蓄,仍无法维持奇迹村的运作。如今,这里主要靠社会捐助支撑

    监视加教育

    入住奇迹村的性侵者需要定期去教堂参加宗教活动,接受心理辅导并接受警方监视,以防重蹈覆辙。不少人需佩戴电子追踪器。

    警官考特妮·明顿每周来奇迹村一次,核查性侵者的住处,监督他们遵守相关法律。

    6月里一个炎热的日子,明顿开着一辆红色小型客货两用卡车来到奇迹村,按一份监视居住名单挨个检查。遇到名单上的人不在家,她留下名片,要求对方回电。

    明顿在棕榈滩县性侵者追踪科工作,相当熟悉性侵者的情况。

    “我刚才检查的那个性侵者是几年前我当侦探时抓到的。他猥亵女儿,我起诉他  ……  然后他入狱、出狱,现在我要监视他。”

    警官马克·乔利认为,性侵者集中居住有利于监视和控制他们。

    明顿需要追踪的性侵者有300人,占棕榈滩县这类人总数三分之一。整个佛罗里达州需要追踪的性侵者大约有5.5万人,监督他们需耗费相当多执法力量。

    对于性侵者住处的限制争论不断。有的人认为,没有证据显示这样做能降低性侵犯罪率,反对者则认为性侵者住处接近孩子多的地方会置更多孩子于危险。

    林恩大学教授,社会工作者吉尔·利文森说,让这么多性侵者集中在一起可能会增加周边社区的风险,然而他们住在一起可以相互监视。

    奇迹村从建立到现在没有发生过性侵事件。村子所属的帕霍基市市长科林·沃克斯说,当地人已经习惯这些“不一样的邻居”。

    “我知道开始有很多反对声,因为涉及保护我们最重要的财富,即我们的孩子,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只要有执法部门参与、不出现问题,社区会接受他们,”沃克斯说。

    美国全国失踪和受剥削儿童保护中心2010年统计显示,美国登记在册的性侵者超过70万人。

    美国纪录片拍摄者丽萨·F·杰克逊和戴维·法伊格关注性侵犯罪多年。他们认为,对性侵者的防范可以理解,但在有些情况下,他们受到不公正对待。

    他们呼吁,区别对待少数恶性性犯罪者与许多罪行相对较轻的失足者,合理分配执法资源。

(责任编辑:张翔)

商务进行时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