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

宫崎骏:融合日本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大师

2013年09月03日 07:31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上官云
    综合报道,威尼斯当地时间9月1日,72岁的宫崎骏将退休的消息对外界公布,目前正在上映的作品《起风了》成为其收山之作。这条新闻很快引发影迷的一片惋惜之声。宫崎骏是一位世界知名的动画大师,其作品艺术风格将日本民族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巧妙融合,故事内容表达美好情感、希望和人文关怀,受到全球动漫迷的追捧。

    宫崎骏1941年出生于日本,他参与编剧导演的动画影片《天空之城》、《龙猫》等在全球动漫迷中影响广泛,2001年推出的《千与千寻》获得柏林国际电影节最高荣誉金熊奖、第75届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迪斯尼把他尊称为动画界的“黑泽明”。没有他,日本的动画事业或许会大大逊色。

    独特的主题表达与人物角色

    宫崎峻的作品看似套路单一,多表现困境中奋起或不屈斗争的主题,但他的独特之处就在于整部作品并没有停留在讲述故事的层面上,而是将梦想、生存、成长这些令人反思的东西融合其中。

    《千与千寻》就是一个典型的宫崎峻式的故事。千寻一家落入了幻境,父母因为贪婪变成了猪,千寻孤身一人在精灵汇集的温泉拼命工作,历经磨难,最终成长为能够独自面对困难的女孩。

    这部片子站在千寻这个孩子的角度,讲述一个平凡女孩在窘境中拯救父母、找回自信的经历。影片中营造的幻境小镇似乎只是现实社会的缩影,幻境中的那些人,他们的生活与现实的俗世并没有太大区别,同样有善恶、贪欲和勾心斗角。

    与日本其他几位知名导演比起来,宫崎骏作品中最有特点的便是设置了各种“精灵”角色,它们共同构成了宫崎骏动画片的一大特色。这些精灵是连接人类和大自然的纽带,它们的沉默、孤独、伤感使画面气氛充满感染力,比如《千与千寻》中的“煤炭球”,《幽灵公主》中的树精,都那么胆小、怯懦,小心翼翼地靠近人群,默默的注视着满是欲望的现实世界。

    其实,在很多亚洲国家的传统文化中都有崇拜自然生灵、追求万物和谐的价值观,但随着现代文明的泛滥,持有这种价值观的人渐渐被现实同化。宫崎骏或许是最后一个真正信仰“自然”的动画导演,就是这份自然流露的对万物生灵的“平等尊崇”,构建了他整个电影世界的美学框架,深深吸引了不同国家与种族的人。

    除去独特的主题表达,宫崎峻动画的主角也不是美国式的超级英雄,多为普通少男少女。这些“平民角色”个性善良单纯,心灵纯净,更容易引起观众共鸣。如《天空之城》里的希达,《龙猫》里的小月和小梅以及《千与千寻》里的千寻等等。

    曾有人评价说,宫崎骏动画角色有定型化、模式化的倾向,但实际上,他每部作品中的角色都彰显出不同的个性。《风之谷》中的娜乌西卡不仅勇敢,还拥有圣女般纯洁的心灵,为了家园安宁可以牺牲自己。千寻与苏菲固然坚强,却只有在困境之中才能激发出来。在《幽灵公主》中,小桑憎恨人类,却不失善良本性,仍然会热烈的追求爱情。

    作品融合日本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

    宫崎骏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功,大概与他独特的艺术风格有关。在他的作品中,既有全球共同的精神文化内涵,又拥有独特的东方视角。或许是因为受日本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的共同影响,宫崎骏动画作品的题材来源很丰富,对动画角色性格塑造也十分细腻。

    有人曾说,宫崎骏的动画体现了一个整体的日本“民族化”审美倾向。的确,他十分擅长运用带有日本传统民族因素的动画色彩,借此来展开故事,表现主人公的心理。比如,在《千与千寻》中,小千和其他女孩在干活的时候穿着红色的传统民族服装,侍女们也是身着和服,观众可以从剧中角色的服装色彩和场景、道具的使用上明显地看出日本民俗与民族文化的特征。

    宫崎骏的作品延续了亚洲人对恬静生活美丽瞬间的精准捕捉。《龙猫》的故事背景是充满大自然气息的日本乡间风景:湛蓝的天空,清澈见底的流水,美的好似人们理想中的世外桃源。而《龙猫》的故事片段让观众很有亲切感,似乎在童年都曾发生过。宫崎骏把这些记忆幻化为与“龙猫”的相遇故事,用诗一样的语言、场景描绘出一个灵动、梦幻的精神世界。

    在宫崎骏的动画作品中,民族文化与多元文化融合的很充分。他的作品常出现岛国地形、林木参天的山谷、风格明显的木结构建筑,这些都极具日本民族特色。《百变狸猫》中神怪游街的场面也展示了日本根深蒂固的朴素神话观。

    其他人很难模仿宫崎骏动画中的造型之美,因为很多建筑造型不是纯粹的日本风格,比如《千与千寻》中的汤池,《哈尔的移动城堡》中的城堡,几乎都是日本特有的民族文化与世界知建筑结合的产物。

    据说,宫崎骏酷爱意大利文化,也曾经在年轻时多次游历欧洲,将感兴趣的当地建筑以素描的形式记录下来以作素材。

    尽管崇尚自然,但现代文明的美感在宫崎骏的作品也不可或缺:《千与千寻》有一段美的如梦如幻的海上火车,那在现实中也是真实存在的。

    此外,宫崎骏的动画并没有将日本设定为故事背景,故事本身以及情节发展中出现的风俗民情常常让人难以判断这发生在哪一个国家或哪一个民族,或许可以说,这便是宫崎骏多元审美意识的体现。

    对真善美的弘扬

    宫崎骏之所以能拥有广大粉丝,还有很大一个原因是他在每部作品中都会弘扬“真善美”。在他的动画里,世界很单纯。对于动画中角色来说,“最重要的”绝非金钱与声誉,往往是某个挚爱的人。在《哈尔的移动城堡》里,苏菲爱上了哈尔,被魔法变成80多岁的老太太,她也借此机会进入哈尔的内心,发现他是个孤独的孩子。在影片的后半段,苏菲来到哈尔记忆中的星空下,地上开满白色的小野花儿,流星划过,儿时的哈尔从水边的小房子里奔跑而出——这就是哈尔打开心门,将爱情交付苏菲的一瞬。透过这唯美的画面,观众读到的不是孤独的等待,而是执着、感动人心的爱情。

    或许可以说,宫崎骏作品的审美追求就是“唯美”,在他的动画片中,从背景环境到风俗民情,始终展现着美的画面。但他追求的更多的是内心的“真”和“善”,在他的作品中,相貌丑陋的老奶奶、女巫因善良而美丽,穿男装的村妇则具有一种朴实的美。

    纯真的感情也是宫崎骏作品着力表现的主题。《幽灵公主》、《千与千寻》等反映出了爱情力量的伟大,但这种爱又背负着沉重的使命。比如,千寻和白龙执着的去追求纯净没有杂质的爱情,是一种为了摆脱被利用命运的抗争。不管是相爱,还是抗争,还是友谊,在宫崎骏的作品中,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都趋向纯真化,生活状态则颇具“田园牧歌”的意味。

    宫崎骏动画成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仅有精致的动画色彩、广泛的题材、奇思妙想的创意,还在于作者运用了一种巧妙的方式赋予作品反思的文化精神,婉转的把美妙的幻想变成绮丽的画卷呈现在观众面前。

    他的作品改变了人们对动画电影的狭隘认识,充分发挥了动画电影的特性,创造出神奇变幻的想象空间,同时又赋予作品深刻的思想主题。这使他的作品既有观赏性,又具有人文深度。作为新世纪的中国动画人,或许可以从宫崎骏这里获取一些养分,得到一丝灵感。(上官云)

(责任编辑:刘潇潇)

商务进行时
精彩图片